第三百七十六章:神魂俱灭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金光之中,叶观目眦欲裂,双眼血红,一道道可怕的剑气自他体内不断斩出。

    然而,那道金光却固若金汤,丝毫未损!

    真神庇护!

    这是数千万年前真神留下的,这道金光之强,莫说他,就算是巅峰时期的永生大帝也不可能撼动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已经燃烧成火人的执剑者,叶观又惊恐万分,他似是想到什么,直接震裂自己的双手,无数鲜血自他掌心之中喷出,一道道可怕的鲜血化作剑朝着他面前的金光斩去,然而,即使是他的疯魔血脉,依旧未能撼动这道金光。

    疯魔血脉都无法破!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叶观又惊又骇,他如同疯了一般不断撞击着那道金光......

    但是,那道金光固若金汤,丝毫未损。

    而就在叶观即将陷入彻底疯魔时,一道残影突然出现在那道金光内,叶观猛地转身,然而,他只见到一道模糊的虚影,有些眼熟,叶观刚想说什么,来人突然掌心摊开,金光与他同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见到叶观被救走,远处的执剑者脸上突然泛起了一抹动人的笑容,她抬头看向远处的永生大帝,眼中再无半点留恋,右脚一跺,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原地...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叶观猛地睁开双眼,他看了一眼四周,此刻,他已经在一间石屋内。

    似是想到什么,叶观连忙趴下床,疯了一般冲出石屋外,当看到外面的场景时,他愣住。

    石村!

    这里就是石村,他曾经跟随着辞柔来这里找过八碗!

    自己怎么在石村?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突然自一旁传来。

    叶观转身看去,不远处站着一名女子,女子身着一袭淡黄色长衫,眉目如画,五官精致到完美,世间少有。

    而此刻,女子正冷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辞柔!

    叶观自己冲到辞柔面前,他怒吼,“辞镜.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拂袖一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瞬息间,叶观直接被一股恐怖的力量震飞,最后重重砸在远处石屋上,石屋直接崩塌,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叶观刚想爬起来,而这时,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而来,直接压在他身上,强大的威压宛如数万座大山一般,压的他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辞柔缓步走到叶观面前,她盯着叶观,“愤怒?愤怒有用吗?”

    叶观双手紧紧握着,体内,一道道剑意涌出,然而,他依旧无法破掉辞柔释放出来的那股威压。

    辞柔俯视着叶观,目光冰冷至极,眼中不含一丝情感,“叫人啊!你爹那么厉害,你姑姑那么厉害,你大伯那么厉害,你叫人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叶观突然怒吼,体内,无穷无尽的剑意暴涌而出,然而,辞柔那股威压却死死压着他,他的剑意全部被镇压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后,叶观终于精疲力尽,他趴在地上,轻声道:“辞镜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辞柔平静道:“死了!”

    叶观猛地抬头,双目血红。

    辞柔转过身,她脸上,两行泪珠缓缓滴落,“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活。”

    叶观双手紧握,指甲深入掌心,他死死盯着辞柔,颤声道:“你是她二姐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突然转身怒吼,“我是她二姐,可那又如何?她为了你主动求死,我又能如何?我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叶观死死盯着辞柔,看着辞柔眼中的泪水不断滴落,他终于慌了。他喉咙滚了滚,嘶哑道:“辞镜......她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盯着叶观,目光无比的冰冷,“你知道你有多弱吗?”

    叶观看向辞柔,辞柔死死盯着他,目光极冷,“你一直不希望走你爹的老路,成为一个靠山王,可是,你自己都没有发现,不知不觉之间,你素裙姑姑已经在你心中种下了一位神。”

    叶观目光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辞柔看着叶观,“当年那一战,你杀入真宇宙,可是,你想过吗?没有你爷爷出手,你能活着从真宇宙出去吗?与搏天族一战,没有你姑姑,你觉得你打的过搏天道?神墟之地道宫底,没有你姑姑,你觉得你能从那宇宙神灵手中活命?那些给你传承,与你结善缘者,他们真的看中的是你?”

    字字诛心!

    叶观双眼缓缓闭了起来,“可你有想过我的敌人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辞柔,双目红的可怕,“你要我如何?我刚恢复身份,就继承观玄宇宙,但同时也继承了观玄宇宙的敌人,真宇宙攻打观玄宇宙,我拼了命也打不过你们,你教教我,我该如何?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突然凄然一笑,“我父亲不希望我做靠山王,那些前辈也不希望我做靠山王,你们都不希望我做靠山王......可是,面对真宇宙,面对搏天族,面对永生文明.....我又能如何?我拼的命还不够多吗?啊?”

    辞柔看着面前的叶观,负在身后的右手不知不觉缓缓紧握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观自嘲一笑,“我知道,安前辈他们来帮我,是因为我是爷爷的孙子,姑姑三番两次救我,是因为我老爹,就连辞柔姑娘你,你从一开始跟着我,算计我,也是因为我身后有四位强大的剑修,不然,我应该是连让你算计的资格都没有的,对吧?”

    辞柔盯着叶观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叶观双眼缓缓闭了起来,“还有八碗......你与她处心积虑做那一切,也不过是因为我是人间剑主的儿子,身后有无敌的靠山,不然,我又有什么值得你们算计的呢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自嘲一笑,“我明白,所有的一切都明白,因此,我迫不及待想要变强,我也希望不负众望,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,可现实就是这般残酷,许多事情,道理大家都懂,但要做到,却难如登天!你们希望我在短短时间内,就超过那些活了几千万年的老怪物,我做不到.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身后,右手紧紧握着,她看着眼前的叶观,欲言又止,心中挣扎,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叶观突然缓缓爬了起来,他看着面前的辞柔,“我能见见她的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摇头,“神魂俱灭!”

    神魂俱灭!

    叶观身体僵在原地,霎时间,眼中泪水如决堤一般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后,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辞柔突然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叶观停下脚步,他转身看向辞柔,辞柔掌心摊开,一柄剑自她手中缓缓飘到叶观面前,剑长三尺二,宽两指,不知由什么材质打造而成,通体光滑如镜,闪烁者森冷寒光。

    辞柔道:“她知道你没有一柄合适的剑,于是,一直在给你打造这柄剑,本想亲自交给你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微微摇头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叶观看着眼前的剑,整个人如同失魂了一般,他掌心摊开,那柄剑飞到他手中,握着手中的剑,这一刻,他心如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辞柔看着叶观,“如果你想达到大帝,就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原地,叶观沉默许久许久后,收起剑,朝着辞柔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辞柔带着叶观来到石村深处,在一处空地前,那里有一座传送阵。

    辞柔走进传送阵,她看向叶观,叶观也跟着走了进去,传送阵启动,下一刻,两人直接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而再次出现时,两人已经来到一片荒原上,荒原无边无际,天阴沉沉,天地间弥漫着一股沉重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辞柔看着叶观,“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叶观摇头。

    辞柔轻声道:“神战场,当年,大姐就是在这里与大道笔主人决战的,那个时候,大道笔主人是巅峰时期,一手大道笔诛伐,无敌了数千万年,而且,手握大道之源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头看向叶观,“那一战之后,大道笔主人战败,被大家驱离,但是,这里却留下了一些残存的大道道源,你若是能得到大道道源,可以此来塑造大道神体,然后以大道神体为根基,吸收大姐留在这里的一些真神之气!”

    叶观看向辞柔,“如何获得大道道源?”

    辞柔轻笑,“你就不问问我为何带着你来这里,帮助你提升?”

    叶观看向远处天际,轻声道:“辞柔姑娘是嫌我实力太低,无法完成你的计划,所以,想帮我尽快提升实力,好让我快速成长起来,最后去扛那宇宙劫,对吗?”

    辞柔看着叶观,片刻后,她展颜一笑,“对的!”

    叶观微微点头,“我知道,辞柔姑娘之所以救我,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,我都明白的。”.

    辞柔转过头,她看着远处,“往前一直走。”

    叶观朝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待叶观走的远一些后,一名女子出现在辞柔身旁,来人,正是辞树。

    辞树看着远处的叶观,轻声道:“你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,他会恨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微微摇头,“他选的是无敌之路,可是,这条路哪有那般好走?他的身份,将是他如今最大的障碍,这个时候如果不对他残忍一点,不让他破而后立,他最终.....会崩溃的。就如方才,想靠自己,但却又无奈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看下远处叶观的背影,轻声道:“他很优秀,也很努力,可是还不够,得逼他,得让他破而后立......他身后的那些人忍不下心,那就只能......”

    辞树拉住辞柔的手,摇头,“他会恨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辞柔微微一笑,她看向远处叶观的背影,“有时候,挺羡慕辞镜的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根本不用想那么多......”

    辞树低声一叹,“辞镜......”

    辞树突然展颜一笑,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辞树点头,“大姐当年留给你突破壁垒的大道道源,都已经放入那大道神傀之中,只要他击败那大道神傀,他就能得到那大道道源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看向辞柔,“为何不直接给他?”

    辞柔轻声道:“自己努力得来的,跟别人主动给的,是不一样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似是想到什么,转头看了一眼,“算了一下时间,永生文明那些强者应该也已经快要到银河系了......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系的生灭,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。仰望星空,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,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?家国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。星空一瞬,人间千年。虫鸣一世不过秋,你我一样在争渡。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?爱阅app

    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    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    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    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    阵阵犹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动声在他身边响起,强烈的光芒开始迅速的升腾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衬在他背后。唐三瞬间目光如电,向空中凝望。

    顿时,”轰”的一声巨响从天堂花上爆发而出,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天狐大妖皇只觉得一股惊天意志爆发,整个地狱花园都剧烈的颤抖起来,花朵开始迅速的枯萎,所有的气运,似乎都在朝着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。

    他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不敢怠慢,摇身一晃,已经现出原形,化为一只身长超过百米的九尾天狐,每一根护卫更是都有着超过三百米的长度,九尾横空,遮天蔽日。散发出大量的气运注入地狱花园之中,爱阅app稳定着位面。

    地狱花园绝不能破碎,否则的话,对于天狐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    祖庭,天狐圣山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收敛的金光骤然再次强烈起来,不仅如此,天狐圣山本体还散发出白色的光芒,但那白光却像是向内塌陷似的,朝着内部涌入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冲天而起,瞬间冲向高空。

    刚刚再次抵挡过一次雷劫的皇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散开。而下一瞬,那金色光柱就已经冲入了劫云之中。

    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间被点亮,化为了暗金色的云朵,所有的紫色在这一刻竟是全部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。爱阅app那仿佛充斥着整个位面怒火。

    爱阅app

    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    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爱阅app

    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    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    为您提供大神青鸾峰上的我有一剑最快更新

    第三百七十六章:神魂俱灭!免费阅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