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十九章:超出认知的强!

    司莹显然很愤怒,双目似要喷出火来,一道道强大的气势不断自她体内暴涌而出,四周时空在这一刻都直接沸腾了起来,极其骇人。

    伏武沉声道:“司莹,他不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司莹怒道:“他非我族类。”

    伏武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柔声道:“司莹,他确实非我族类,但并不坏……”

    司莹盯着伏武,直接打断她,“让他走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伏武眉头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伏武神情,司莹目光再次变得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伏武沉声道:“他现在伤的很重,若是此刻离开,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司莹盯着伏武,目光逐渐变冷,“伏武,你应该知道天行神法。”

    伏武低声一叹,“司莹,你得帮我。”

    司莹面无表情,“要我帮你,也行,你得发誓,你对他没有任何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闻言,伏武顿时也是有些怒了,“司莹,你为何要如此。”

    司莹也怒道:“我是怕你走歪路,天行神法严令禁止,不得与外族人通婚,我不想你误入歧途。”

    伏武拂袖一挥,面色冰冷,“我不发誓,你爱帮不帮。”

    司莹冷笑了起来,“看来,你对他是真的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伏武脾气也上来了,“就是有意思,怎么?”

    司莹大怒,“我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突然朝前一冲,犹如一道奔雷一般,直奔树后而去。

    见状,伏武也是大怒,她身形一闪,再次挡在了司莹面前,然后一拳对着司莹对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伏武这一拳硬生生将司莹逼停。

    见到伏武竟然为了一个外族男人而对自己出拳,司莹顿时气血上涌,怒火飙升,直接又是一拳对着伏武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状,伏武脸色也是沉了下来,她身形一颤,直接朝着司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二女直接打了起来,二女此时都是在气头上,出拳都非常凶勐,随着二女拳头不断碰撞,一道道炸响声不断自场中响彻起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伏武一拳将司莹震退,她怒视着司莹,“你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一直是在收力,没有尽全力。

    司莹死死盯着伏武,“今天我就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伏武怒道:“他又没有伤害天行文明。”

    司莹怒道:“伏武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那个外族男人与我,你选谁。”

    伏武拂袖一挥,怒道:“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朝着树后走去,准备带着叶观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而这时,她身后的司莹突然又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伏武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,她一个转身,勐地就是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一拳出,强大地力量瞬间将司莹再次逼退。

    司莹停下来后,她没有再出手,而是死死盯着伏武,“伏武,我最后问你一遍,姐妹与那个外族男人谁更重要!”

    伏武此刻也是血气上涌,正在气头上,见到司莹还如此胡搅蛮缠,当下怒道:“男人重要,男人比你重要,行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直接飞到树后,然后带着叶观消失在那天际尽头。

    大树下,司莹看着那天际,犹如失魂了一般,片刻后,她眼中泪水突然间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伏武带着叶观来到了一片未知的山脉深处,她寻了一处水潭边,将叶观轻轻放在石头上后,她坐在叶观身旁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叶观看了她一眼,然后道:“你们为什么那么排斥外族男人?”

    先前二女的谈话,他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伏武微微低头,低声道:“天行神法规定的,不得与任何外族文明男子通婚。”

    叶观眉头皱了起来,“做朋友都不行?”

    伏武抬头望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叶观摇头,“你那姐妹,脾气很暴躁,还有些浑,不过我记得,我好像有个亲人也很浑……一时间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伏武沉默片刻后,轻声道:“她人挺好的,就是有时候很倔,脑回路很怪。”

    叶观笑道:“确实很倔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说,你也很倔,不过,想想她的脾气与性格后,他还是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丫头生气起来,也很令人头疼,还是不要招惹为好。

    伏武看向叶观,“你现在的伤如何了?”

    叶观脸色沉了下来,“还是有些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体内还有残存的光阴之力,虽然有青玄剑镇压,但他还是感觉很难受,特别是神魂,他现在的神魂异常虚弱,记忆也还没有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也还好有青玄剑镇压,不然,他死一百次了。

    而且,最重要的是,他现在还不能轻易出手,若是出手,还会有更多的光阴之力进入他身体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些光阴之力的侵蚀,他就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时,伏武突然轻声一叹。

    叶观收回思绪,转头向伏武,“怎么?”

    伏武低声道:“我想把你送回银河系。”

    叶观苦笑,“那短时间内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伏武望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叶观抬头看了一眼天地间,他神色有些凝重,之前那魁梧男子说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只要一出手,就会被此界光阴道则镇压针对……

    光阴道则!

    叶观眉头深深皱了起来,他准备等自己伤势彻底好后,就跟那个什么光阴道则干一架,直觉告诉他,他体内那柄剑应该能与这什么光阴道则刚一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伏武突然起身走向一旁的水潭,叶观有些疑惑,只见伏武突然伸开右手,然后轻轻一抓,数十丈外,一根树枝突然飞到她手中,下一刻,她勐地朝前就是一划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剑光硬生生将那水潭分离,而下一刻,她手持树枝轻轻往上一挑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整个天地直接被划出一道数万丈口子,就仿佛从中间裂开了一般……见到这一幕,一旁的叶观眼皮顿时为之一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眼前这丫头给他太多太多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真的是第一次接触剑?

    这世间真的有这种绝世妖孽?不对!

    叶观突然坐了起来,他死死盯着伏武,片刻后,他突然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以武入剑道,她是以自身武道为基础,然后在这基础上开创剑道。

    以武道入剑道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伏武突然转头看向叶观,“看看你的剑意。”

    叶观看了她一眼,然后掌心摊开,一缕剑意自他掌心之中缓缓飘起,然后落到伏武面前。

    伏武掌心摊开,那缕剑意落入她手中,她看了片刻后,双眼缓缓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观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突然,伏武缓缓睁开了双眼,她看向叶观,“我明白了,原来是纯粹。”

    叶观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伏武轻轻一点,叶观的剑意飞回到他面前,而这时,她掌心突然摊开,一缕剑意出现在她掌心之中,她握着那缕剑意,心念一动,剑意突然凝聚成一柄意剑。

    伏武看着手中的意剑,轻声道:“剑意需要纯粹,心无杂念,直视本心……心中唯剑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她突然间化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整个天地直接被撕裂出一条长长的沟壑。

    天地间,一道剑鸣声骤然响彻。

    叶观抬头看向天际,眼中除了震惊,还有凝重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丫头之所以如此恐怖,除了本身是一个绝世妖孽天才外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这丫头武学积累足够深厚,内功足,因此,她可以直接由武道入剑道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这真的很妖孽。

    她拿自己的剑意,就是想借鉴,借鉴,而不是模彷,她要走自己的剑道之路。

    妖孽!

    叶观脸上泛起了一抹笑容,不得不说,这丫头真的是一个绝佳的修剑胚子,假以时日,必定是一个绝世剑修。

    伏武来到天际后,她手持意剑立于天地间,在她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剑道意志,随着源源不断的剑道意志出现,四周时空直接被震地不断激颤起来,无比的骇人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突然持剑勐地一斩。

    只一剑,她面前的时空便是直接层层破碎开来,与此同时,一股恐怖的剑道意志笼罩住了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叶观掌心摊开,感受着四周那些剑道意志,这些剑道意志虽然现在还不如他,但其中却已经蕴含着一种剑道理念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这时,伏武突然化作一道剑光落在叶观面前,他看着叶观,“你之前那柄剑,可以借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叶观笑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拿出青玄剑,但伏武却摇头,“不用拿出来,你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叶观虽然有些疑惑,但还是伸出了右手,伏武突然伸手握住他的手,随即,她双眼缓缓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观愈发疑惑。

    这时,他体内的青玄剑突然微微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观这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在感受青玄剑!

    过了许久后,伏武缓缓睁开了双眼,她看着叶观,“此剑之中蕴含着一种情。”

    叶观道:“情?”

    伏武点头,“有情剑道……除了情,还有一种无敌的意……那种意,比你的意要强很多很多……超出我认知的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她目光突然间变得炙热起来,“那就是我应该要追求的剑道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叶观体内,青玄剑突然间剧烈激颤起来……